黎浣

_(:3ゝ∠)_

Snarry 鹿犬 双子 思蝎 GGAD
靖苏 诚台 凯歌
贾尼 贱虫 EC
超蝙 绿红
吏青
赫海
萨莫
00Q
SD
EM

偶尔!产粮 所有cp都在同一个号刷 慎fo

赞美@飓风之鸦——向疯鸦进化 太太!!!!为太太疯狂打call!《Shape of Heart》的这个结尾我实在太喜欢了 忍不住抄了一遍_(:3ゝ∠)_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137737




虽然知道没人会看但还是想安利这首歌

文手偏要剪视频系列


太平调

作词:朝多多
作曲:HITA
编曲:Bear
演唱:吾恩

任一念之差改一生劫数
差半世光阴本半生殊途
若命中注定遇见你谁又可阻
腥风血雨 人间自有相逢处

从此后 春与秋
弹指三千沙 庭阶生嘉木
君共我 都不负
赏罢四时景 再把命卷重铸

纵难逃贪嗔爱憎红尘争荣辱
终未负深雪寒梅铮然有清骨
纵他年独立高楼道寡或称孤
仍有你照我夤夜如灯亦如烛

拂一身新雪问可饮一杯无
收三更疏雨待煮茗烹荷露
这浮生佳宴除却你谁可共赴
千金难买 一寸流光一阕赋

诗与书 教细读
对风流人物 看江山画图
执君手 从君步
披一襟风雪 踏无常血路

纵难逃贪嗔爱憎红尘争荣辱
终未负深雪寒梅铮然有清骨
纵他年独立高楼道寡或称孤
仍有你照我夤夜如灯亦如烛

若无计同归烟波泛五湖
也共看天地四时颜色殊
曾几时东风夜放花千树
长街烟火 为谁停驻

纵难逃贪嗔爱憎红尘争荣辱
终未负深雪寒梅铮然有清骨
纵他年独立高楼道寡或称孤
仍有你照我夤夜如灯亦如烛

都道是情至深处不需诉
留一卷 太平盛景予人书
再相逢两鬓成雪又何如
青山不古 桃李如故

坛水的青岛真是便宜大碗又sheen天sheen地 好看到我都想再去一次青岛了!!!(?)

【凯歌】【R18】不要捆绑!

我也有写万字肉的一天……

勿扰真人与真人无关真人笔直如旗杆

来自豆瓣的脑洞 感谢那位题主和那条评论

warning:捆绑 高潮延迟 微量的dirty talk
OOC!!!!!

点梗想看纹身梗的妹子_(:3ゝ∠)_我有写到一小段……
——————————

“老胡,为什么小姑娘骂起人来那么难听啊。”王凯点开一段自己的采访——初衷不过是想看看自己这个造型在镜头前帅不帅——结果竟然在评论里看到一堆恶毒的话,再一看,是骂胡歌的。那人还顶着他的照片当头像,名字也一看就是个小女孩。他平复了好久的心情,才忍住了开个小号去好好教育一下对方的冲动。

胡歌听到他这装作漫不经心的话,愣了一下,心里一紧,转过头来望着王凯。

“……都说了别没事儿刷微博了嘛。”胡歌也看过那些昏天黑地的掐架,哪能不知道那些可怕的措辞,但他也没有一直放在心上,毕竟两个人都行得正坐得直,也不是能被这些恶言轻易左右的人。

但他看王凯紧蹙的眉头,一下也不平起来:“唉是挺难听的。不然我发张自拍好了
,就现在。”

王凯瞪着眼望着他。

“……然后配个字儿,说我现在在王凯手上。”

“盒盒盒盒盒盒这是要他们直接报警啊。”

“躺你怀里的那种。”胡歌眨了眨眼,笑。

王凯丢下手机,从背后搂住他,把他圈进自己的温度和气息里。

其实他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开诚布公地跟大家说明白了你们骂胡歌就是在骂我。他想,就算是普通朋友,他也不能忍过这种事儿啊。但经历过这一年的暴风骤雨,他也知道自己一条微博能招来多少想不到的后果,仿佛社交网络的副作用就是让事与愿违。他记得几年前明明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他也不过发点自拍吐槽,风景美食,不过是对生活的纪念,还有可爱的小粉丝来和他真诚地交流,多好的事儿啊。

胡歌或许是已经太多年没有体会过当个“普通人”的滋味,听到这话就乐了。他习惯了把真实的感想藏到晦涩的只言片语之后,融进黑白无声的照片里,这一度让王凯觉得颇为苦恼。他总也猜不到这小祖宗的心思,从前和姑娘处的时候,猜不到也就猜不到吧,多哄两句买个小礼物啥的也就过去了,最后往往发现不过是瞎吃飞醋之类的小事,但胡歌不一样。胡歌总是不一样的。因此他会认认真真地望着胡歌,告诉他有什么事儿就和自己说,不管大小,都别藏到心里。胡歌很乖巧地点点头,但他觉得不适合说的,就还是绝不会说。

这是有点让他头疼。但他还是会一遍遍地问,怎么啦。换了是别人,以他的性格早就不耐烦了,但在胡歌这里,他是真心地想多了解一些这人万花筒一般的脑回路。毕竟好看的人在他们这一行太多了,有趣的灵魂却是打着灯笼也难找。他后来领悟到胡歌在床上的时候比较容易吐真言,就倾向于在事后胡歌还迷迷糊糊腰酸腿软的时候,跟他聊聊最近有什么烦心事。胡歌看着他真诚无比的眼神,也不想去管什么尴不尴尬,负面情绪会不会影响到他之类的了,就抱着他,脸埋在他肩窝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说。有时候委屈了,王凯想尽办法开导也无济于事,便把他拉过来落下一个绵长的吻。

此时的王凯也意识到了自己不该说起这事儿,没事让对方平添一桩心事,明明都已经说好了任凭她们去,彼此问心无愧就好。

“歌歌,对不起。”

胡歌扭过头来望着他,眼里带着些许疲惫,映着王凯的脸,却又带着柔和的光。“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替那些粉丝给你道个歉。”王凯声音里有笑意。

“傻不傻……”

王凯不说话,吻上他后颈处那道长长的疤痕。这道伤再偏几毫米,他美好的爱人就会被上苍收回去,甚至来不及与他相遇。

温热的感觉沿着脊柱一路酥麻地碾进毛衣里,让他欲罢不能。

“她们大费周章地吵架,结果睡到我的人还是你。”王凯笑。

“去,说得我想睡一样。”

“不是吗?”王凯低低地笑,笑得他心里发痒。

“那我是不是也该替粉丝给你道个歉?”

“哦?胡老板想怎么道歉啊。”王凯的声音在他耳边,像风掠过麦浪。

“她们不是说你捆绑我炒作嘛,那你就绑我好了。”胡歌眨了眨眼。

???


sj手滑点进来的现在关掉还来得及



凯凯为什么喜欢尼斯?(一)



看了金星秀印象深刻 王大哥坚定地说很喜欢法国尼斯 于是开了个小脑洞

就是些在蔚蓝海岸吃吃玩玩睡睡觉(?)的日常虐狗

勿扰真人


————————————

“凯哥,这样真的行吗。”胡歌暗暗扯了扯王凯的衣袖。全副武装的王凯回过头来,隔着墨镜口罩都能感受到他的笑意:“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你看,这一路不都没人跟着吗。”

“万一……”

“好啦,别担惊受怕的了,你一路坐车到这小地方的机场也累了,待会儿上了飞机就好好睡睡吧。”

“王凯。”

“嗯?”

胡歌隔着墨镜和压低的帽沿,望着他。

“一见面就像特务接头似的。”

王凯知道他是又多想了,只是笑了笑,低沉的笑声像春天里毛绒绒的飞絮,蹭得胡歌心里发痒。

“这可不是,出跨国任务呢。”

胡歌从舷窗往外望去,云层下是城市星星点点的灯火。

这一幕总让他觉得像置身无边旷野,以天地之浩大,人类文明的光于其中也不过是沧海一粟。上演着无数浮世悲欢的城市在如此高度也不过一星烟烬般的光点,再放远一些,于茫茫宇宙又能如何?

这种熟悉的孤独感在他的每一次航行中都伴随着他,几乎变成了潜意识的条件反射。

王凯看着他的侧脸,他认得胡歌这个表情
,这是他陷入和自己内心千奇百怪的声音相缠时的表情。

他很想走过去,穿过那些沉在胡歌眼底的薄雾,仔细听一听那些声音。

但他只是了然地笑了笑。从一旁的小桌上拿起一份菜单。

“要吃什么?”

胡歌一愣,王凯明快而低沉的声音像是旷野里透过云翳洒下的光,地平线上出现的袅袅尘世烟火。走近一看会发现是个带壁炉毛毯伏特加的温暖木屋。

“这单词啥,看不懂。”

胡歌笑着凑近了接过菜单。

“就这个吧,这个最长,看起来好吃。”



宇宙不过一份与恋人共享的烤羊排。带着罗勒幼嫩的香气。



——————————————


这么短我检讨……就是想刷刷tag(lof的举报功能是真的废 废出声)









连200fo点梗都还没写的lo主竟然好意思来问大家要300fo点梗

主要是想说一声……因为贱虫绿红超蝙fo了我的妹子对不起你们 你们取关吧QAQ 过期国产剧的cp太好嗑了我觉得自己没有个三年五载是爬不回去了


谢谢大家不嫌弃我的小学文笔


点梗靖苏诚台凯歌糖刀肉随意!!!只要我觉得能写的出来的一定会在这个寒假写完!(?)

虽然是个肉文写手但是其实我最喜欢刀了啊有没有人想看刀???……


没人点我就简单地撸个肉(。)

【诚台】 十 年 春 (1)

看了两章就忍不住停下来深呼吸(x)这就是我想的诚台啊啊啊啊

驶向拜占庭:

ღ 猫一猫诚台,私设满天飞~




[民國十四年]




旧时的弄堂里似乎总是藏着很多故事。两排矮小的房子促狭地背对背挤着,中间又夹着一排排的竹质晾衣杆,飘着五颜六色的内衣内裤、外衣外裤,暧昧又不清爽相。时不时地骑过一辆自行车。女人将刚洗完脸的水从楼上哗啦倒下来,倒在青石板路上,滴滴答答了一马路,谁要是不留心头顶准是要被这粉腻腻的水给浇一身。




现在跑过的这个小家伙却好像很有经验似的,在两三步开外便避开了这倾泻而下的一盆水,向楼上的那户人家呲牙咧嘴地做了一个鬼脸。他不是属于弄堂的那类人,这个小家伙身上有属于上海西区公寓那种清爽、熨帖的味道,从他齐整时髦的发型,妥帖的小衬衫和锃亮的羊皮皮鞋里可以看出来,倒像是刚从哪个公馆里跑出来的小少爷呢。




小少爷跑过去,留下一阵弹珠碰撞的清脆响声。‘小赤佬,赶命啊’,被撞到的老人家遥遥骂一句。




但他不是刚从明公馆里跑出来,他是从学堂里翘课翻墙出来的。明台气喘吁吁地跑到一幢筒子楼的楼梯下面,将口袋里装着的玻璃弹珠全部拿出来,摆宝贝一般在楼梯上齐整地摆了一排,太阳照在那排玻弹珠上,在水门汀的楼梯上落下一串水光。然后小家伙才心满意足地坐下,用胸前别着的白色手帕擦了擦汗。他坐在三级高的楼梯上,踢着腿,自娱自乐地哼着戏里刚听来的调子,时不时地往后瞥一眼,是在等人的架势。




这个筒子楼极其地寒酸,摇摇欲坠地歪向一边,里面的光线不好,黒阴阴的,还带着些霉味,一点点的声音都能带来回响,所以常年住在这栋楼里的人习惯了踮着脚走路,幽灵的习性。明台的耳朵却尖得很,听到从三楼走下来的熟悉脚步声便立马转头,直直地盯着楼梯口,眼睛闪光,一直等到那个楼梯口出现了一个高而瘦的身影,再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明台最擅长笑,他笑起来能将他大姐明镜下垂的嘴角再重新提上来,将这个筒子楼的阴霾一通给赶走。




“小哥哥!”再甜甜地唤一声,“这是我今天带来的,大哥昨天从玩具店新给我买来的。”然后献宝似的将他今天新带来的玻璃弹珠指给这位清瘦的少年看,他不知道他的名字,于是一个星期以来都叫他‘小哥哥’。




这走下楼梯的少年有一种不健康的消瘦,兴许是常年不怎么见阳光,皮肤是一种黯淡的青白色,身上的品蓝色布衣服被洗得褪了色,尺码也是不合身的,露了一截胳膊和脚踝在外面,还有几截暴露在外面的淤青,有的快好了,便有新的再覆盖上去,一层又一层。他看见坐在楼梯口的明台很快地笑了一下,也许不怎么习惯笑这个动作,他笑起来的样子涩涩的、不自然,只那双眼睛还是生动的,“你又来了。”他说。




“是啊,昨天给你说过我要来的啊,你忘啦?”明台小小的一团开心极了,也不管他是不是真忘了,拉了他的小哥哥坐在他的身边,然后把摆在水泥楼梯上的一颗蓝色弹珠放在了少年的手里,是那颗玻璃弹珠里面夹着一朵旋转压缩过的蓝花,很精巧的小玩意,在阳光下透明璀璨,“这颗送给你,上次我把你们家的牛奶瓶给砸碎了,对不起哦。”眼睛滴溜地转了一圈,然后又说,“小哥哥,这个弹珠和你的衣服颜色一样,好看。”




好看?少年将手中的这颗弹珠对着楼梯口的阳光,阳光立即反射出淡蓝色的光晕,他牵了一下嘴角,明台说他的衣服好看,想来其实这句话挺讽刺的,就像上次明台用一颗玻璃弹珠打碎了他家的牛奶瓶,他挨的是深更半夜的一顿毒打。




但他不知道像明台这种蜜糖罐子里泡大的小少爷,心思单纯得很,说一就是一,明台是真的觉得他穿着那褪色的蓝色布衣、站在楼梯口对他笑的样子好看极了,让他想起他在大哥书房不小心打翻的一瓶靛蓝色威迪文墨水,然后那墨水晕在干净的白纸上化开的样子,清澈高远。让他想用自己的小手指头去匀一匀。




那时明台每个下午过来,无非是给他讲一讲上午学堂里发生了什么,昨天晚上大哥大姐又跟他讲了什么,给他买了什么好玩的、好吃的,要么就是拉着他玩玻璃弹珠,在水门汀上用白色粉笔画满了小格子,看谁弹的比较远。每次都是明台赢过去。




有时候明台也会在小口袋里装一些饼干、巧克力或者果冻,虽然大部分都被压碎了,变成一堆不成样子的粉末,明诚还是觉得那是他从小到大吃过最甜的东西。而明台是第一个教会他‘甜’是什么滋味的人。




少年大部分时候只是在一旁认真地听着,听着明台用奶声奶气的声音给他拼凑出一个他完全没有见识过的世界,崭亮而温暖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有窗明几净的西式学堂;大大的、摆满红木家具的明公馆;迂腐不化的教书老头子;总是将明台抱在肩头看烟花的大哥;给明台买衣服、穿衣服、叮嘱他好好学习却又总是心软给他请病假的大姐…之后明台讲累了,会先跟他吐一下舌头,表示自己真的渴死啦,然后便安安静静地将头靠在他的膝头,休息上一会儿。




他的小脸很软,他的膝盖很硬,他的手指轻轻地抚过他还带着汗液的额发,一下又一下。明台先是闭着眼,被那双凉飕飕的手安抚地舒服了,便从密密的睫毛下面看他一眼,倏的一下,然后又笑起来,露出一颗虎牙。明诚没有记错的话,他的心脏是从那个时候重新开始跳动的。






                                                   ***


 


那天他们告别的时候天已经半黑了,弄堂里没有什么灯光,黑漆漆的,摸着黑走过去不知道会碰上什么猫猫狗狗。明台将剩下的玻璃弹珠全都装回了自己的口袋里,他觉得这些玻璃弹珠是自己的法宝,要小心保管好,不然他就找不到什么借口再来找小哥哥玩了,“那我先走了哦,我明天再来。”




明台一步一跳地跳下楼梯,站在弄堂的石板路上挥挥手向少年告别,他那天穿着浅洋灰色格子衬衫,站在漆黑的楼梯口,黑暗晕染上他的衣角,像是要被吞没了。




少年猛地站起身,有什么东西快要冲破他那疼痛麻木的躯体。他轻声道,“那我送送你。”




这几年来他走得最熟稔便是这条长长的弄堂,冬天走到弄堂底的水龙头边去接水,夏天沿着石板路去拣别人遗落在路边的破烂烟盒子,还有趁着母亲不在的时候站在弄堂口看来来往往的行人和铁皮电车…那时候‘上海’这两个字对他而言不过是个传说,而他活在传说的外面。




“好啊。”明台对于别人对他的好总是来者不拒的,于是去牵少年的手,牵也牵得不安分,走几步便撑着那只手跳一下,硬是要拉得少年重心不稳,少年便就着他,侧着身子走路,“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再说不知道的话,我就叫我大哥给你取一个名字好不好?我大哥很有文化的,他取的一定很好咧…你喜欢什么字?我告诉我大哥...你和我一起姓明好不好?”




日暮时分,每家每户都飘出一阵阵的菜香,烟火气笼罩住了这条弄堂,他们慢慢地走着,路边的煤油灯现在亮起来了,昏黄的,落在他们的身后。




“明台,”少年叫了他一声,淡淡的,“你每天都有这么多话的吗?”跟他在一起就像跟一个小话闸子在一起,那发条轻快地转啊转啊,像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那是你话太少了,小哥哥。”走到弄堂口,明台松开了他的手,笑嘻嘻地调侃他,这个沉默而有点悲伤的小哥哥,对着他,明台好像是有说不完的话,总是晚上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想好了明天要和小哥哥讲些什么,那场新上映的电影?还是大姐在床头给他新讲的那个故事呢?到了第二天准备好的话却都没说,反说了一堆有的没的,一个下午便这么过去。




虽然天光暗了,那时候六七点的上海却正是要刚热闹起来,下班的下班,赶去派对的赶去派对,有结而成群去影院看新上映的电影的,还有一群穿着浅蓝色制服的女学生嬉闹着跑过马路。黄包车、电车、自行车、私家轿车抢占着不怎么宽的马路。明台一转身便消失在人潮涌动之中,“再会,再会,明天见。”转身时急慌慌地喊,电车声在身后叮铃铃铃响了一串。




少年继续站在巷口的黑暗处,和上海此时此刻的灯火斑斓隔了几百条楚河汉界,瘦削的身影隐没在阴影里。只一颗凉悠悠的玻璃弹珠还停留在汗津津的手掌心。






-待續-






ღ 第一次寫誠台,超緊張。


  


ღ ooc、不嚴謹、naive...是我的,與他們沒有關係吼。



【凯歌】岁岁长相见

小甜饼一发完 特别小_(:3ゝ∠)_

勿扰真人

感谢@若了个蒙(不知道妹子lof名叫啥??)的脑洞!

如果两位老师还留下来唱了难忘今宵……这个就算平行宇宙好了233

——————————
“你放心,我还没和他们交代,只是说是合作对象嘛。而且你一个人在北京,不来我这还能去哪。”

“王凯……”

“别怕,他们又不会吃了你。”

“我有点儿紧张……”

“行了,你可比我嘴甜多了,我爸妈说不定立刻眼里就只有你了。”

后车座上,王凯悄悄握住了胡歌微微出汗的手。几秒后,胡歌反握了回去。

是寒夜车河,万家灯火里的的十指相扣。

————————————

“爸,妈,这是胡歌。”王凯大方地介绍。

“叔叔阿姨新年好,让你们久等啦。”胡歌拎着一袋子特意准备的礼物,不好意思地笑。

“哎哟小胡同志,你歌唱得真好,我们刚才都听到啦,快进来快进来!”王爸爸王妈妈都比他想象的还要亲切热情。

王凯北京的家,他来过很多次,早已轻车熟路。衣柜里有他的睡衣,床边有他没读完的剧本,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里有……胡歌脸上不自觉地变烫了一些。

“……不不不,没有您儿子带着,我准跑调。”胡歌脸上还是他最温暖的那种微笑。

“哈哈哈小胡哪里的话,我们家凯子洗澡唱的歌我也听了这么多年了,我还不清楚他的水平嘛。”

胡歌望了一眼王凯,极力憋住笑,对着二老说:“凯哥嗓音一出就能迷倒好多小姑娘的。”

“主要凯哥戏演得好。小姑娘才喜欢他。”这句语气倒是颇为真诚。


王凯好久没听到胡歌这么夸自己,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眼角都荡漾开了浅浅的纹路。

“哎呀爸,妈,我们还没吃呢。还有没有什么剩给我们啊?”王凯怕他一夸就夸个没完没了,连忙转移话题。

“都给忘了,这一大桌子菜,刚热的,快来吃吧,小胡,来!”

王凯看着爸妈拉着胡歌直奔餐桌,觉得自己果不其然地,被冷落了。与此同时王凯忍不住想起上个星期胡歌还在这里亲自给他做过饭,感叹人生何其有幸能够让这个人为他洗手作羹汤。

要论起礼数周全说话得体,王凯觉得也没有几个人比得过他胡歌了,所以倒也完全没有第一次带对象来家里吃年夜饭的紧张意识,放心地对着一大桌美食大快朵颐起来。

“凯子,你说你,怎么光顾着自己吃?”已经很久没有被妈这样教训过的王凯,从正在对付着的蟹壳上抬起头,一脸懵逼地望着妈妈。妈妈一个劲地往胡歌那儿瞟。

“哦,老胡,吃!”王凯努力板出一副哥们儿这回撸串我请的豪气干云模样。

一转头,妈妈还是不依不饶地盯着自己。

王凯终于了然,夹了一筷子最大块的红烧排骨送到胡歌碗里。一对上胡歌明亮的眼睛,他就前功尽弃,刻意营造出来的兄弟氛围一下只剩下温柔和宠溺。

“多吃点,中午你也没吃多少。”王凯柔声道。

胡歌乖巧地笑,说了声“谢谢凯哥”,然后就吃了起来。王凯在心里感叹,他的小男朋友认真起来,吃相真是优雅得不行。

不出所料地,胡歌很快就和二老打成了一片,仿佛在五分钟里就摸清了他们的喜好,从养宠物经验聊到旅行心得,一直到王凯小时候翻邻居墙结果一头栽泥里出不来的故事。

王凯拼命给爸妈使眼色,然而二老视而不见,仍然滔滔不绝。

但他看胡歌笑得弯成一泓月牙的眼里全是亮晶晶的光芒,只觉得像甘美的酒,让他一下就上了头,只想跟着他傻兮兮地笑。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到处是烟花绽放的声音。

——————————————

“真的要一起睡啊……”胡歌喝得微醺,红着一张脸望着王凯。

“难道我还能让你出去住?”王凯笑。

“哪有睡一张床的同事。”

“有有有,我们就是。”

“不是说要循序渐进慢慢铺垫吗,你这也太快了还不如直接坦白呢。”

“你想的话,我马上去。”

“好好好我们循序渐进,明天还要和我飞上海呢,快睡吧。”胡歌像只猫一样钻进王凯温暖的被窝,给他留了条缝。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二零一七年的除夕夜,胡歌在王凯怀里睡着之前,脑海里莫名地浮现出了这行诗。而后这念头便缓慢而温柔地,停在了那里,赋他一晚安眠。






【凯歌】【R18】男朋友是演员的第一百零一个好处

修改了一下 更香了(并没有)

警察梗

上次写体检play的时候有妹子说想看的

……不知道妹子还在不在坑里

无关真人真人笔直如旗杆

祝节目顺利 祝大家一路凯歌

特别小学生文笔

OOC!

最后一句qj是情趣!……不要挂我

这一发彻底没什么剧情了我们直接走

不老歌

————————

虽然知道车就是没有什么好评论的 但是还是好想要评论啊QAQ批评我写得雷都可以!!!……

【吏青】觞底月(一)


接灵摆3结局

双向暗恋梗

慢慢写(。)

———————————————————

第三十六个日出。

夏冬青看着城市的天空一点点泛白,晨光壮丽又温柔。日出是阴阳交会之时,游荡的亡灵如果在日出之时还不知道躲,灵魂就会变得极度脆弱。而神要负责叫醒太阳,也无缘欣赏日出。唯独人类,可以坦然地站在窗边,看无边光明笼罩大地,感受阳光的温度。

他本想搬出这个带着落地窗和浮夸吊灯的别墅,但王小亚执意要他留下。王小亚看着他,信誓旦旦:“赵吏会回来的。”

但她不肯说为什么会回来,如何回来。她叹了一口气,仗着自己是九天玄女,只说,天机不可泄露。但夏冬青分明看到了她眼底的悲伤。她不再每天折腾漂亮的发型精致的妆,也不再看些撕心裂肺的韩剧,只是常常抱着玉兔说话。

夏冬青想起来自己算是王小亚的男朋友,应该担起安慰她的责任。可他坐在王小亚挂满粉色帘帐的床边,看着她似乎陷在梦魇之中,好看的眉毛蹙在一起,抓紧了一旁的泰迪熊。夏冬青不知所措,刚想握紧她的手,却听到她喊着一个名字。

琥珀。

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滚落。

而夏冬青的第一个念头却是,原来天女也会做梦。都说梦境里是些平行时空的碎落片段,不可追。王小亚也有想要追回来的记忆吗。

夏冬青迟疑了一下,最后只是把泰迪熊塞进她的怀里,替她掖好了被角。

“小白,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求你,告诉我一些我想不明白的事。”

他蹲下来,看着软垫上又白又软的小兔子。真诚而无助地说。

兔子看着他,动了动耳朵。似是不耐烦地移开了视线。

“我最近常常头晕,断片的感觉。清醒过来的时候,旁边的人都用特别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是不是蚩尤还在我体内?”

“……我不想让赵吏白白牺牲。他只留下一把琴。他本来可以永生的,去找那个,为他世世受苦的姑娘。”夏冬青想起阿春绝美的脸。

玉兔依然沉默。像一只真正的兔子一样,对夏冬青的话置若罔闻。

“我虽然遇到过许多鬼魂,但我根本不懂你们这些天界冥界的玄学。我只想知道,赵吏是不是永远回不来了。”

“夏冬青,你病了。”玉兔终于开口,却近乎一声叹息。

夏冬青再追问,他也不答。

“他好不容易拥有了自己的灵魂,我却用着他给我的枪,让他灰飞烟灭。就连如何上膛如何瞄准,都是他教我的。”夏冬青蹲着,缩成小小的一团。

“那时候太阳刚好出来,光照在他一点点消散的魂魄上,那么亮。他总说自己从地底下来,阴暗才是正常。但我看到了他的灵魂,他的灵魂明明在发光。”夏冬青眼里满是热切,仿佛在申诉一桩巨大的冤屈。


这下玉兔是真的想叹气了。人间这些破事儿啊。说到底,还是传染病。昆仑没有,冥界也没有,一到人间,就全被感染了。让人心里发酸,却无可奈何。

“鬼差竟然也有灵魂了。难怪他要灰飞烟灭。逆天而行终有果。连我一个兔子都懂的道理,这年头,怎么大家偏偏都不当一回事呢。”

“你他妈说什么。”

玉兔吓得缩了缩。他看着那人眼里一瞬间闪过的金色光芒,瞬间明白了夏冬青体内还有一个灵体。

“你刚才和我说了什么?”那人一样的眉眼,却是全然不同的感觉,满是戾气。

玉兔眯起血红的眼睛。

“是你。你怎么做到的?”昆仑的兔子语气分外危险。

“泰山府君。”眼前人迟疑了一下,沉声说出了这个名字。

玉兔毕竟是昆仑的兔子,一下就猜出了大半。他笑了笑。兔子笑起来诡异无比。

“好了,你告诉我,夏冬青跟你说了什么?”

“你竟然不告诉他。为什么?”玉兔反问。

“我不能控制自己。大部分时候都像在梦境里游走。我一千年也没做过这么多梦。有时候我会惊醒,然后就发现我在他的身体里。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存在,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出来。如果我想办法告诉夏冬青,我现在寄居在他的身体里,他怎么能安心生活。”

“安心生活?你赵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 ”

赵吏怔了怔,而后笑。

“和人类待久了,难免有些臭毛病。”